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韬 > 【美经观察2】借债上学的隐忧

【美经观察2】借债上学的隐忧

在中国,上大学不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是全家的事。中国父母亲对独生子女教育慷慨地支持在世界范围内都算罕见。这种代际投资就算不是完全的财政转移支付,也至少是折现率近乎为零的廉价信贷,而且这种信贷支持甚至是无视损失风险的。

相较之下,美国的年轻人可没有中国的年轻人这么幸运。虽然在美国也不乏好心的父母伸手帮助,但归根结底,接受高等教育与否,是一个成年的年轻人自己需要做出的决策。承担接受教育财务负担的主体是他们自己,钱从哪里来是一个时刻悬在美国大学生头顶的问题。本科教育是如此,研究生教育更是如此。

我在美国读研究生的大多数同学,都是有过多年工作经历方才来读研,一方面是积攒工作经验后读研更有收获,而同样重要的原因是,他们需要等自己有一定的积蓄,并且较为坚定地确定自己选择攻读硕士教育的目的和意义,才能心安理得地选择回到学校继续读书。

但即便有了积蓄,获得一些家庭支持,拿到奖学金,也许仍然不足以支付读一个学位的全部花费。美国学生需要寻找其他的财务渠道。向银行和金融公司贷款上学,就是很多年轻人的选择。这样的需求催生出一个规模不算小的教育信贷市场。

截至目前,美国的教育贷款市场规模已经达到1.1万亿美元,超过汽车信贷和信用卡市场成为美国的第二大信贷市场,规模仅次于住房抵押信贷市场。后者在金融危机之后收缩明显,教育信贷则随着教育成本的提高而一路扩增。根据纽约联储的数据,截止2012年,二十五岁的年轻人中有超过45%持有教育贷款。

越来越多的学生借债上大学,与之伴随的是人均债务负担的不断增加。今年毕业的本科毕业生人均债务水平上涨到了33000美元,相比于2007年上涨了近40%。当下美国经济复苏进程一波三折,就业市场也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前的水平,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无法找到工作或是低收入的借款人开始无法偿还债务。不断涌现的违约引起了媒体的关注。

根据纽约联储的数据,背负有学生贷款的年轻人的信用评级分数在过去几年显著下降,暗示学生的债务状况在不断恶化,年轻人超过60%的债务负担来自学生贷款。这引发了新一轮围绕教育信贷市场是否潜藏危机的讨论。

教育贷款市场会既住房抵押贷款之后成为下一个金融系统的风险源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倒是显而易见的。无论是教育贷款的自身属性和其规模,都不足以跟住房信贷市场相提并论,借款者也不可能像次贷借款者一样扔下房子不还钱。房地产市场有高度的传导性,教育则不具有这一属性。所以,像担心房地产抵押贷款一样担心教育贷款市场引发金融系统的危机是多虑了。

但是,教育信贷市场的扰动却发出了一个警告信号,年轻人身上的教育负债加重或许成为美国经济复苏的一个制约因素。与之衍生出的不平等问题及其应对,则是美国经济中的另一大隐忧。

纽约联储近期发布的一项研究为此提供了一些佐证。该研究认为,虽然近两年美国住房和汽车信贷市场呈现复苏迹象,但是持有教育贷款的年轻人在两个市场上的参与度却持续保持低位,远低于危机前的水平。经济学家猜测,这一现象或许与日益增长的教育债务负担和学生借款人的信用状况恶化等因素有关。换言之,过去,年轻人本应该借钱买车、买房,但现在却不得不先还清接受教育贷款。

事情也有可能是其他情形。金融危机之后年轻人对未来收入水平缺乏信心,因此不得不暂时抑制消费。或者更糟的是,危机彻底改变了年轻一代的消费观念,他们不再像其前辈一样依靠大幅借债提前消费。这些都是可能的情况。若是如此,那么教育信贷对于汽车和房地产这些消费的挤压效果就会更加明显。美国经济曾因民众激进举债消费而充满活力,今天,经济复苏则恰恰因为这一方面受阻而乏力。

对这一担忧,美国政策界有很多呼应之声,但也有不同的声音。布鲁金斯学会最新发布的报告认为,无论以终生收入衡量,还是以月收入衡量,学生贷款对年轻人的负担在过去的二十年间都并没有显著增加。这就是说,教育成本虽然在不断攀升,但是收入增速还能跟得上。今天的年轻人并没有比他们的父辈接受教育更不容易。

不过平均数据并不总能呈现问题的完整图景。学生负债对于一部分毕业后获得可观收入的年轻人不是问题,但对某个特定的时间点上的低收入者和失业者的确是不可承受之重。在左派看来,这些教育负担会进一步恶化收入不平等。对这一部分人,政府应该出手相助。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近期签署了法令通过新的教育贷款政策。根据新政策,低收入借款者支付的债务负担不能超过其收入的10%。这一项政策估计将惠及500万毕业生。此外,联邦政府将对助学信贷机构提供资金支持。这样的政策当然理所应当的受到左派的欢迎,却被保守力量所批评,他们认为这些政府干预进一步扭曲了市场规则,让那些本不应该享受特权的人受益,鼓励了道德风险。

撇开意识形态争论不谈,这样的批评给联邦政府提了醒。和其他类似的政府干预一样,教育贷款的补贴应该严格定位在最需要帮助的人身上。这样的政策实施需要在操作层面平衡适度,设计精巧,以避免市场扭曲。这让人想起金融危机之前几年间美国政府“居者有其屋”的政府干预,这份好心最终与贪婪的华尔街一道创造出一个庞大的次贷市场,最终引发金融海啸。

在收入不平等不断恶化的情况下,这种帮助虽然是必要的,但并不是万能药。归根结底,帮助年轻人的最好方式,是给他们一分好工作,并让他们像过去一样花钱消费。而做到这一点要难得多。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