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王韬 > 布雷顿森林的余音

布雷顿森林的余音

《布雷顿森林大战》(The Battle of Bretton Woods: John Maynard Keynes, Harry Dexter White, and the Making of a New World Order) 是去年颇受好评的一本书,作者是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的研究员Benn Steil。年底上了我的书单,到最近总算读完。其实智库人士的主要业务是出报告,提出简单明了的政策建议和形势预测,但这部书则是个例外,斯泰尔是讲历史,全书一半的页数都是脚注和参考文献,做了相当多的考据工作,耐心颇为难得。
 
本书回顾的历史并不久远,讲二战后美元霸权的缘起,IMF和世界银行的成立,因为决定性的会议是在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一个叫布雷顿森林的小镇召开的,所以战后的世界货币体系也因此得名。1944年,盟军反法西斯尚未完全取得胜利,这个小镇上的会议就勾画出了战后新的经济规则。自尼克松1977年宣布废除美元金本位制,固定汇率制解体,布雷顿森林体系正式终结,共三十三年,不过世界银行和IMF至今犹在,仍然是最重要的世界经济多边机构。而且虽然与黄金脱钩,但美元的货币霸主地位也并未有所撼动,持续至今。
 
参加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国家有四十多个,但大多都是看客,说话算数的主要有两个:美国和英国。一个是新晋霸主,一个是没落帝国。两方的代表,就是这本书的两位主人公,约翰·梅纳德·凯恩斯和哈里·德克斯特·怀特。
 
彼时的凯恩斯已经大名鼎鼎,是当世最著名的经济学家,也是英国财政经济顾问和谈判代表。相比之下,怀特则并不为人熟知。他只是当时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的副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甚至没有正式的职位。但就是这么一位人物,是布雷顿森林会议事实上的总谋划者。更传奇的是,这位一心将美元送上霸主地位的人物却在后来被发现一直为苏联提供情报,因此备受争议。
 
在理论造诣上毫无疑问,凯恩斯远胜于怀特。但这是一场政治谈判,真正决定结果的是两国的实力。二战后的欧洲诸国一片废墟,英国经济疲弱,资本外流,外债高企,越发依赖美国援助。美国则是金主,享受巨额的贸易顺差,已然逐步替代英国,确立霸主地位。这场实力不均衡的对话开始没多久就已经确定了结局,富有远见的怀特将此看作确定美元世界货币地位的良机。
 
凯恩斯和怀特各有一套方案。二人虽然对回归到原始的金本位都无兴趣,也在稳定汇率、促进贸易的目标上存在共识,但在如何实现这一目标、新的体系规则等关键问题上截然不同。凯恩斯主张创造一种新的世界货币,由清算联盟负责各国贸易结算。各国商定固定汇率,但如果贸易失衡达到一定程度,就要重新设定汇率,基于多边组织的商定行事,但与此同时各国要在汇率上享有一定自由。怀特则认为,美元自然而然地就能充当世界货币的角色,美元与黄金挂钩,所有其他货币相比于美元保持固定汇率。显然,第二个方案是后来的现实,美元一举奠定世界货币的地位,凯恩斯的世界货币构想从未有机会实现,唯独IMF的特别提款权部分地反映出这样的思想。
 
怀特是美元称霸的功臣,但他当时的观点跟历史后来的发展相比仍然保守。和大部分他同时代的人一样,他不相信美元与黄金脱钩后仍然能稳定世界信用,几百年的货币史证据凿凿,黄金对货币信用必不可缺。但没有想到七十年代美元脱钩黄金后,美元世界中心货币的地位并未弱化。金融全球化加剧了这一趋势,也是在二十世纪后半期,美国从当年的债主变成了债务国。
 
今天看来,凯恩斯的想法似乎更有远见。建立一种超越主权的世界货币,权力分配依赖各国经济体量和贡献决定,汇率经过多边协议机制商议。这些想法在08年金融危机之后重新被提上议程,在新兴市场国家和危机中的欧洲苦苦寻求改革现有货币体系而不得的时候,这些构想看起来颇具吸引力。有趣的是,重提世界货币构想的人,包括中国央行的行长周小川。
 
但是,这样一个想法真具在现实操作上可行么?几乎不大可能。超越主权的货币体系和多边协调机制归根结底依赖于一个官僚化的机构运作,更何况这个组织需要在利益截然不同的国家之间寻求共识。实现这一点难度太大。IMF和世行的尾大不掉已经清晰地说明这一点。如果说人们把今日的国际货币格局改革停滞不前归结于美国把持权力而不愿意改革的话,建立一种更加平衡分权的国际货币体系却不见得会真正解决这一问题。很多比较现实的经济学家都意识到这一点,这归根结底是一个群体协作的困境。而事实上凯恩斯在布雷顿森林体系前后提出这些想法也并不是出于什么“世界利益”,除了理论上的合理性之外,更多也是为英国的切身利益考虑。
 
对于现今的国际货币体系,悲观的观点将其看作无解的困局,弱肉强食的游戏规则不会变;谨慎的主人则会强调,虽然不完美,但是不算太差,存在即合理,美元主导有积极作用。建设者则会试图寻找渐进的解决方案。各国存在共同利益,并非困局无解,合作共赢。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现在扮演角色与当年美国有相似之处。债主,持续贸易顺差,崛起的经济体。但是作者也指出了本质不同,当时的老牌霸主在经历了世界大战后已日趋羸弱,美国则如日中天,最重要的是,美国已经在当时拥有了本国扎实的金融根基。今日中国则尚不具备这些条件。
 
历史总是相似的,但不会简单重复。
 
推荐 9